<cite id="h1hfx"><th id="h1hfx"></th></cite>
<strike id="h1hfx"><dl id="h1hfx"></dl></strike>
<strike id="h1hfx"><dl id="h1hfx"></dl></strike>
<strike id="h1hfx"><dl id="h1hfx"></dl></strike><strike id="h1hfx"><i id="h1hfx"></i></strike>
<strike id="h1hfx"></strike>
<strike id="h1hfx"></strike>
<strike id="h1hfx"></strike>
<span id="h1hfx"><video id="h1hfx"><strike id="h1hfx"></strike></video></span>
<span id="h1hfx"><video id="h1hfx"></video></span>
<th id="h1hfx"><video id="h1hfx"></video></th>
<span id="h1hfx"><video id="h1hfx"><strike id="h1hfx"></strike></video></span>

電影《周處除三害》:歷史典故現實寓意引兩岸共鳴

電影《周處除三害》:歷史典故現實寓意引兩岸共鳴
在每年電影市場最冷淡的3月初,以歷史典故“周處除三害”為名的電影《周處除三害》,令人意外地引燃此間院線,目前這部并無大投入的犯罪動作電影票房已超6億元人民幣,成為3月電影檔期中話題熱度的“榜一”。不僅如此,這部已于去年在臺上映的電影近期“紅回臺灣”,在各串流平臺高居點閱率榜首。種種與傳統文化、民間故事相呼應的敘事細節,讓這部臺灣電影引起大陸觀眾的共鳴,也為兩岸文化交流提供了不一樣的視角。

電影《周處除三害》講的什么故事

電影《周處除三害》。片方供圖1

電影《周處除三害》。片方供圖(來源:中新網)

  電影《周處除三害》通過引用歷史典故“周處除三害”來構建故事情節,原文本來源于《晉書·周處傳》和《世說新語》:古代少年周處原本是一個身材魁梧、武力高強的年輕人,但他行為不端,橫行鄉里,被當地人深惡痛絕。后來,周處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決定改變自己,他獨自一人斬殺了危害鄉里的猛虎和孽蛟,最終實現了自我救贖,也消除了當地的三害。

  在引用傳統典故的現代版電影故事中,阮經天飾演的黑道殺手、通緝犯陳桂林,在得知自己身患絕癥生命將盡后,立誓“要干一票大的,讓道上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誰?!标幉铌栧e發現自己在通緝榜排名第三,他決心查出前兩名通緝犯的下落,并將其除掉以“留名”。而在除惡之旅中,一連串的經歷卻令最初以盲目揚名以證明自己價值的陳桂林終于以另一種角度真正看到了“惡”,感受到人性的幽微復雜,體悟到了人生最終要面對的罪與罰,從而在影片結尾直面死亡,完成“除三害”的完整敘事。

講求寓意 呈現中國民間故事傳統敘事特色

電影海報

電影海報。(來源:中新網)

  影片對于典故的巧妙運用,整個敘事中呈現出的中國民間故事傳統的敘事特色及其背后蘊涵的人文精神,為這一橫空出世的作品增色頗多。講求寓意,是中國傳統民間故事的一大特色,這一點在電影《周處除三害》中甚至得到了突出與延展。影片借由“周處除三害”延伸到佛家理念下的貪、嗔、癡,而這三毒分別又對應三種不同的動物:鴿象征著貪,背部紋鴿的林祿和貪婪狡獪而善于偽裝;蛇象征著嗔,臂紋蛇圖的香港仔陰險而狠毒;豬象征著癡,戴著粉紅色小豬手表的陳桂林即是癡的代表,逞強好勝、兇悍無比,卻因此陷入不分善惡的人生困境。

  作為整個故事的核心,與“周處”對應的陳桂林的成功塑造可以說決定影片成敗,民間故事中,周處的魅力在于其身上的善惡并存與坦白率真,從人物設定來看,陳桂林幾乎完全對照,對奶奶、對小美,對卷入邪教的母子,均展現出這一角色不自知的“性本善”,而與此同時,對暴力的崇尚,自我意識的模糊又集合成他身上簡單粗暴的“惡”。但因為有“善”,且本性率真,令陳桂林在“除惡之旅”中終于“醒來”,真正看到“惡”,看到了人性的復雜,最終使這一旅程成為了“贖罪之旅”。

電影用傳統典故講述臺灣故事

《周處除三害》里的“尊者”林祿和

《周處除三害》里的“尊者”林祿和。(來源:中新網)

  片中“尊者”林祿和嘴上說著慈悲度人,暗地里卻瘋狂斂財、貪戀美色。一些影評人認為“尊者”原型或為臺灣邪教頭目徐浩城——自稱“五教共主”的徐浩城開設華興靈修道場,借此斂財騙色,還在新冠疫情期間發布音樂專輯,號稱其歌聲能對抗病毒。

  臺灣《工商時報》評論文章以“三害”作比,指出臺當局的三項惡政:一為“反滲透法”,不少島內民眾赴大陸旅游、探親,返臺后競遭約談偵辦;二是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本是監督機構,卻淪為民進黨“鏟除異己”的“東廠”;三是“數字發展部”,成立初衷是為了通信基礎建設和通訊安全,結果反使島內詐騙案不斷攀升。文章稱,必須割除毒瘤,根除惡疾,大破大立。

  一部電影,寓意深遠,這或許也是電影最重要的作用——警示現實。

九次“圣杯”:傳統文化細節刻畫出彩

陳桂林請示關圣帝君要不要去自首

陳桂林請示關圣帝君要不要去自首。(來源:中新網)

  除了故事本身出自中國傳統文學,影片中不少與傳統文化相關的細節刻畫也為其增加了觀賞的厚度。

  比如陳桂林猶豫要不要去自首的關鍵劇情——這個決定怎么做?答案是在關圣帝君面前“擲杯筊”。關圣帝君即“武圣”關羽,他不僅武藝高強,更是忠誠與義氣的象征,在閩南地區尤其受到崇敬。與關帝信仰緊密相連的是“擲杯筊”,閩南地區一種特有的占卜儀式。

  影片中,陳桂林連續拋出九次表示“同意”的“圣杯”,原本希望借天意逃避的陳桂林,在一次次“擲杯筊”中滿頭大汗、全身顫抖,他相信這是天意,隨即決定自首,更為影片增添一絲宿命感和角色于正邪交織中流淌的悲劇色彩。

影片情節展示兩岸民間文化同氣連枝

電影《周處除三害》。片方供圖

電影《周處除三害》。片方供圖(來源:中新網)

  影片中,無論是“周處除三害”的典故,還是“關公顯圣”的傳說,都是兩岸民眾熟悉的文化元素。

  香港《亞洲周刊》近期刊發的一篇文章指出,臺灣的演員和故事背景、香港的編劇和導演、大陸的網絡影評和敘事,讓影片《周處除三害》耳目一新。過去幾十年,大陸、臺灣、香港軟實力發展,彼此交叉滲透影響,早已融成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往往靈光一閃,造就三位一體的現象。

  對于觀眾來說,無論是出自《世說新語》和《晉書·周處傳》的經典典故“周處除三害”,還是影片中主人公向關公擲筊問卦等生活方式,都是兩岸民間民俗文化的熟悉情景。有港媒分析指,影片故事情節回歸民間親切的共情,展示兩岸揮之不去的文化臍帶。

影片為兩岸文化合作帶來新啟示

電影海報1

電影海報。(來源:中新網)

  臺灣影評人士及影迷認為,這部電影的題材選取、敘事方法及幕后團隊為臺灣電影人提供全新思考。

  《周處除三害》由香港導演黃精甫執導,臺灣演員阮經天等出演。臺灣《聯合報》發文指出,本片“臺港聯手”,用港產片手法打造臺灣社會現實故事,也是影片在大陸市場叫座的原因之一,其爆紅或能為華人電影合作開新篇。此外,《周處除三害》與過去在大陸院線受歡迎的“小清新”風格臺灣電影不一樣,難怪兩岸都稱其為“黑馬”,為電影人提供了全新思考。

  臺灣“風傳媒”專欄文章認為,在當前兩岸關系形勢下,《周處除三害》能如此走紅,讓人重新發現了兩岸有著更多超越政治藩籬的連結。臺灣《聯合報》的文章則表示,近年臺灣社會的大陸因素被刻意降低乃至丑化,影片讓觀眾跨越了隔閡,得到了滿足。

 ?。ㄙY料綜合中新網、中新社微信公眾號、《中國新聞》報等)

国产一级操片免费看